新时报·独家 | 干不下去了,济南这个90后店主没想跑路!他留下一个招牌,获几十万点赞

冬至节气一过,天气越来越冷。趁着午后短暂的暖阳,刘继阳裹紧上衣,朝着舜泰广场10号楼走去。“天一馅饼”招牌虽然还在,但店里已经搬空,几个黑色的钢结构柱子孤零零地立着,地上几乎没有杂物,只有墙上残留的充值广告,还能看出快餐店的踪迹。刘继阳推开门,将店里的两个红色易拉宝搬出来。他站在门口,手机信息不断地往外蹦。他一声不吭,翻看着手机。

一个女孩来了。她径直走到店门口,“以前这家店多火啊,中午排队都到门外,怎么说关就关了?”她感慨着。刘继阳上前搭话。他告诉女孩,他是这家店的经理,店虽然关门了,但他不会跑路,加好友后,充值的余额会逐一退还。他抱着拳头,连连说着“感谢信任”。

12月20日凌晨,刘继阳深思熟虑后,作出“闭店”的打算,两天后,他连夜写下的“绝不跑路”的闭店通知就挂在了店门外。他担心顾客看不到,还以舜泰广场为定位在抖音发了短视频,没想到,他自认为的“普通”举动引发了千万级的关注。网友们纷纷留言给他打气,“这老板,厚道”“凭你的善良,绝对能东山再起”“这才是应有的诚信和责任”……

刘继阳的抖音

“生意不做了,还要继续做人。这么做,就为了心里踏实。”12月24日下午,在新时报记者的镜头前,刘继阳独家吐露心声,“最近给我打电话的特别多,有的说就想跟我做个朋友,我特别感动。”他说,这两天就把车卖了,用来还清充值费用。

“后会有期,江湖再见。”临走时,刘继阳冲新时报记者挥挥手,他终于笑了。

闭店后,他想到的第一件事是还钱

12月24日上午10点,接到新时报记者的电话时,刘继阳还在睡觉,“3天就睡了5个小时,心里还是过不来这个坎儿。”他说,年初疫情的影响,的确给了他重重一拳。但如今回想,在快餐店的经营和管理上,他都有缺失的地方。

2016年,刘继阳和姐姐合开了这家快餐店,因上班族聚集,第一年生意不错。接下来几年,顺利进入了平稳期。刘继阳是老板,也是餐厅经理,他清楚地记得,2020年春节前,餐厅放假时,他还给每个员工包了红包,钱虽然不多,但聊表心意。

接下来,受疫情影响,快餐店也进入了长达近两个月的闭店,恢复营业后,姐姐因其他原因退出了,刘继阳开始独自挑大梁。“最开始肯定很难,但慢慢恢复得还不错,尤其是七八两个月,我都看到了希望。”他说,但接下来十一长假过后,生意再度惨淡了下来,“说不清楚原因,餐饮店多了竞争激烈也有,大家吃腻了我们的口味也可能,归根到自己身上,管理和经营的思路上,或许都有做得不好的地方。”刘继阳回忆着,前几年,顺风顺水的“幸福”太多,让他有些迷失,现在转过头看看,闭店的原因是方方面面的。据了解,刘继阳的这家店是 “天一馅饼”加盟店,目前“天一馅饼”在济南的其他店处于正常运营状态。

而压垮刘继阳的最后一根稻草是“房租”。他坦言房东已经对自己十分照顾,“最开始是半年一交,后来是一个季度一交,最后一次交房租,我只交了一个月。”他清楚,房东也有难处,但自己实在是无力亏损下去了。20日凌晨,他在手机的记事本上写下“闭店通知”,白天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员工。他决定,不再硬撑了。

但闭店后,他想到的第一件事,就是顾客们近15万元的储值余额。

刘继阳坦言,身边曾有朋友“好心”地建议:连夜搬空,用A4纸打印一个告示,贴在店门不起眼的位置,大多储值卡的余额就几百块钱,很多人也就是认栽,也不会深究。但这些话,刘继阳想也没想,就否定了。“别人怎么说是别人,我怎么做在我自己。”他坦言自己曾深受店铺跑路储值卡投诉无门之苦,“做人讲的难道不就是个诚信?真的一夜之间跑路了,我良心过不去。”他说。

闭店前一个月,会员储值卡还剩近17万元。那时,刘继阳已经通知员工,不再接受顾客的储值。如果顾客追问,就以“老板另有打算”为由解释。“其实,那时候员工和顾客,心里也都差不多明白了。但我还想再坚持坚持。”

就这样,储值金额消耗了一个月,闭店前,总金额还有14万多元,刘继阳坦言,账面上已经没什么钱了,怎么还?他想到了卖车。

刘继阳有辆开了4年多的奥迪,做二手车生意的朋友告诉他,车能卖十几万元,“至少能先填了这个窟窿。”他盘算着,除了会员储值,他还欠了员工两个月的工资,供货商那里也有欠款,但他依旧选择把给顾客退款摆在首位,“说白了,顾客是我、员工和供货商的衣食父母啊,必须先退。”

12月20日凌晨,刘继阳在手机上编辑完闭店公告。

22日白天,工人陆陆续续将店里的家具、设备搬走,刘继阳把花两百块钱做的易拉宝摆到了店门口,这上面是他写的闭店通知。他还拿着一个“天一馅饼,老板在此”的红色牌子站在门口,朝着过往的人鞠了一躬。担心看到的人太少,他还拍了短视频,发到抖音上,想着刷到视频的会员,能来找他退钱。

“后会有期,江湖再见”

没想到,一夜之间,视频播放量近千万,点赞32.3万,刘继阳火了。“有担当的老板,必定有东山再起的一天”“一看就是做大事的人”“有良心的老板,交个朋友”……看多了跑路店铺的网友们,被刘继阳耿直的善良戳中了,纷纷给他打气。



“不卖惨,不自卑,对未来充满信心,不做网红,请勿打扰”,刘继阳的抖音首页,有这样的介绍。他告诉记者,这几天,加他好友的人很多,有一部分是顾客,还有是单纯想跟他做个朋友的。他有点不好意思,直言自己只是做了一件理所应当的事。“如果不做,我良心不安,更睡不好觉。”

而刘继阳的理所应当,因为这么与众不同,而弥足珍贵。

24日下午,新时报记者在“天一馅饼”门口碰到几个过路的市民,其中一个小伙是得知店铺关闭而来的储值会员。新时报记者表明身份上前询问,竟被他误以为是来采访“老板跑路,储值会员投诉无门”类似新闻的。刘继阳看到这个小伙后,赶忙上前解释,“你放心,钱我一定退给你们,这样你加我微信,一个月,我分四次来退,实在抱歉了。”

小伙听完,点点头,“你们家菜做得挺好吃的,加油啊。”刘继阳连忙道谢:“我也很舍不得这个店,但没办法,实在对不起。”

说完,刘继阳推开店门,给新时报记者介绍着,这里原来是餐位,最多能坐100个人,这里是厨房,这里是办公室。夕阳的余晖下,刘继阳的轮廓在空荡的地面上投射出一个长长的影子,他望了望,把店门关闭了。

刘继阳预计,第一周能退还近一半会员的储值金额,而接下来的,他也会陆续归还。“哪怕是超过一个月的期限,你也会退还?”新时报记者询问,他坚定地点了点头,“我肯定还。”

谈到以后,刘继阳坦言很有可能还在餐饮行业,“毕竟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,我想从哪儿摔倒就从哪儿爬起来。”

采访告一段落,终于到了告别的时刻,刘继阳伸出手来,向记者握手道别,“后会有期,江湖再见”,他对未来充满信心。

12月22日,工人陆续将店里家具搬空,刘继阳拿着牌子,向路过围观的顾客鞠躬。受访者供图

新时报记者:薛冬

摄影:郭尧

摄像:郭尧

编辑:刘丹

剪辑:徐超

校对:李莉